<%@LANGUAGE="JAVASCRIPT" CODEPAGE="936"%> 南阳职业学院 大学生模拟公司 创业指导_昆仑万维CEO:大学生创业就是拿着木头枪上战场

 

首页 创业资讯 创业人物 创业贷款 创业融资 职业生涯规划 创业政策 创业经验 创业指导 创业测试 创业图书 联系我们

   
 
昆仑万维CEO:大学生创业就是拿着木头枪上战场

      “我觉得大学生创业,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,觉得自己很英雄,实际上是个木头枪,一枪就被人打死了,自己还打不死别人。”——昆仑万维董事长兼CEO周亚辉  


       1999年,我是清华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,学校有个可以休学创业的政策,我是第12个人。政策延续了不到3年,那年有不超过20人暂停学业出来创业。当时被媒体追捧的易得方舟、视美乐,是清华学生创业的代表企业。我很清晰地记得,我拿到了50万元的创业资本,清华科技园投的。
我的项目是原创动漫网站,叫火神网,有点像现在的社交网络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展示空间,能交流沟通。那时候两眼一抹黑,纯粹是碰,没有一点前瞻性。我坚持了4年,为了活下来,做了很多事情,比如动画广告的外包,做过大量的多媒体光盘,还有一些小网站。
      任何一个事情刚开始的时候,大都繁花似锦、烈火烹油之势,接下来就是冷暖自知。最初,在清华科技园租了一个办公室,账面只剩下10万块钱时,办公室就被退掉了。我就在五道口附近租了两个2000块钱的两居。刚刚工作的第一个暑假,几乎天天中午都吃蛋炒饭,3块钱,很便宜。
       第一次创业失败了,说实话,很惭愧,一直都没有做起来。清华出来创业的那些人,都是很牛的人,到今天没有一个做上市。为什么会失败?懂得太少,判断力不够。做多媒体光盘,利润多薄?风险多大?很苦很苦的时候,我就会问自己,一个清华的学生做这些值得吗?
       我出生在云南丽江,我所受的家庭教育、社会教育都比较单纯,对社会的理解也比较简单,没经过太复杂的东西。求学经历中,过分强调了一些专业技能教育。中国人不学财务,而美国人初高中都要学财务课程,因为财务伴随人的一生,人一辈子都要跟钱打交道。
      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人生,我肯定不会创业。没毕业就创业,或者毕业就创业,特别累,特别苦。你经常会生活在绝望之中,你看不到哪天会成功,哪天能够找到希望。
       13年过去了,我觉得大学时代去创业,还是蛮幼稚的,机会在哪里?报纸上说的,那些统统都是假的。媒体铺天盖地开始报道时,已经不是机会了,蛋糕已经切好,钱已经装进口袋,所以当事人才公开了,媒体也开始跟进了。



       想起第一次失败,我觉得自己不懂技术,所以我想去了解技术。听人说,千橡互动里面技术高手比较多,我就去了,做了一段时间总监,想明白了很多问题。
       陈一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,他对我说,互联网上第二拨创业者肯定比第一拨更难成功,上一拨创业时,哪里都是空地,你占一片就可以。现在,已经有几个大城市了,我们只能做游击队,一边找几片相对肥沃的草地,逐渐变成小村庄,再变成城市;一边寻找其他草地。
       陈一舟在找创业的空地方面,堪称典范。他是一位连环创业者,更是一位并购高手,在早年把Chinaren卖给张朝阳后,他一直在找空地,他赌的是社区,所以买了校内,就是去年登陆纳斯达克(微博)的人人网(微博)。
       网页游戏就是我的空地。游戏本质是一种创意,后来者永远都有机会,只要你创意够出色。为了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,我把房子卖了,跟亲戚借了一些钱,还有自己的一些钱,大概一千多万吧。
       接下来就是如何活着了,早期想在互联网领域分一杯羹,我跟所有的老板一样,面临着腾讯天花板的问题。通俗点说,就是腾讯如果进入你所在的行业,你打算如何应对?这个问题也是风险投资者问创业者的一个经典问题。
       对于腾讯这样一个有着庞大用户和极强粘性的平台型企业,我从来没当成竞争对手。幸运的是我创业的时候,腾讯的格局变大了,他不会在小生意上跟小公司竞争,他把小生意让给小公司做。因此在国内,昆仑万维只是活着。
       在国外,硅谷大部分公司创立的时候,都以伟大为目标,网页游戏这样的创意行当貌似有点边缘。
       中国有一个长期的比较优势,就是人力成本。美国互联网的人力成本很高,有些生意他们做不了,年收入1000万美金、公司50人规模,这家公司不赚钱;而在国内,养活一百多人,还能挣钱。
       我去考察日本市场的时候,发现创业环境根本不如国内那样汹涌蓬勃。日本最大的SNS公司,创业初期也只融到了50万美金,重要的是在日本那种环境中,能拿到50万美金就很牛了。我得出了一个结论,在日本,昆仑万维有机会,韩国大抵也是如此。


       这次出发,我很清楚我在哪里。我给的定位是:在国内我们永远打不过腾讯,但在海外呢, Google不会做游戏,Facebook也不会做,有可能在各个国家做网页游戏第一名。只用了4年时间,我们已经做到了韩国网页游戏的第二名,日本已经做到了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 在韩国,昆仑万维跟NHA、NC soft、Nexon这些巨头打;在欧洲,跟Ubisoft、Gameforge、Bigpoint打;在美国需要跟EA竞争。虽然说我出发比较晚,但游戏行业归根到底,是一个拼创意的行当,出发早晚不是问题。
       我的专注得到了回报。刚刚过去的一年,公司收入超过1亿美元,海外市场的贡献率在60%以上。去年,昆仑万维获得了华为领投的2亿元人民币第二轮融资,我爽快地接受了他们的钱。
       道理很简单,华为是昆仑万维的精神榜样,我希望能够把它作为我们的理想。华为在国际化方面,小到出差补助,都很规范。他们有很多好的经验,可以借鉴。
       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互联网的平台公司,只有51%的把握。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,他为了打败对手,把自己的五感全毁了,只剩下第六感,才打败了对手。我很笨,能力又不特别强,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工作上,花在未来的挑战上,才有可能做得成。
       经过这么多事,我明白了一些特别深刻的道理,有些东西看起来很美,但最多只是个美丽的诱惑而已。你真去做就会发现,做不到一年合伙人就得散伙,很多创业机会只是看起来很美而已,实际上并不美。